养殖户们作了初步统计,此次泄洪,被冲走的网箱达2.8万多口,涉及宜都、长阳两地养殖户共366户。据介绍,这些网箱中,鲟鱼养殖占了绝大部分,初步测算近万吨。

沈涛与另一名养殖户严辉(应受访人要求化名)均介绍,逃逸的鲟鱼群包括西伯利亚鲟、史氏鲟、达乌尔鳇等外来鲟鱼,还有杂交鲟,种类繁多。

中国三峡集团中华鲟研究所副所长杨元金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逃逸的鲟鱼属于底层鱼,一般以底层贝类、螺蛳、藻类为饵料,但长江中下游基本为泥沙底质,适合这些鲟鱼食用的饵料严重不足,这些鲟鱼即使侥幸存活,也很难成熟。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朱娟娟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9月23日 04 版)

9月22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从长江渔业资源管理委员会办公室获悉,事发后,农业部、水利部等多个部委,以及地方政府前期已组织专家组介入调查。目前,前期调查报告已形成,相关结论及补救措施有待进一步研讨。

沈涛(应受访人要求化名)是当地一名养殖大户,已在该水域网箱养殖鲟鱼10余年。据沈涛介绍,此次事件中,他所在公司养殖的30多万斤鲟鱼均被冲走。

同样是今年6月,一份来自宜都市官方的该市网箱清理取缔工作情况显示,截至6月,统计发现,该市网箱养殖涉及555户,其中清江河养殖面积65万余平方米,清理工作正在进行。

但也正是由于效益可观,导致网箱养殖“无序发展、滥发展,给养殖水域水质造成了一定污染”。该汇报显示,宜昌市委市政府明确提出,环保优先,坚决启动网箱养殖清理整顿工作。

杨元金介绍,目前国内的9种鲟鱼中,中华鲟在秋季繁殖,其他几种鲟鱼均在春季繁殖,“因此,逃逸的鲟鱼与中华鲟杂交的可能性也很小”。

杨元金亦表示,由于涉及鱼药残留、生活垃圾等问题,政府有关部门规范管理力量有限,近年清江大规模发展网箱养殖,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水体环境,此次鲟鱼逃逸事件背后,亦折射出规模化养殖亟待有关部门科学规划引导的问题。

多名养殖户介绍,在清江上发展网箱养殖,始于上世纪90年代,涉及恩施和宜昌市长阳、宜都等辖区。其中,由于隔河岩水电站与高坝洲水电站之间水域水质清澈,水温适宜,2005年左右,此地开始大规模养殖鲟鱼。

22日下午,长江渔业资源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逃逸鲟鱼对生态的影响等问题尚在进一步论证中,届时将形成最终版的调查报告。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获得的一份来自宜昌市农业局今年6月的农业环保工作汇报显示,上世纪末,该市“积极鼓励发展库区网箱养殖”,优良的环境培育出了清江鱼、长江肥鱼等优质品牌,为农民增收致富做出了积极贡献。

“但那时候,网箱抢救已来不及了,只能眼看着原本被绑在一起的网箱被冲散,已经养了几年,几十斤、一两百斤重的鲟鱼四处逃逸。”沈涛说。

不过,有渔民介绍,此次被冲毁的网箱中,还有人工养殖的加州鲈、青鱼等其他鱼类。“这些鱼类进入其他水体,会对生态、相应鱼类基因造成影响。”杨元金说。

生态影响需进一步论证

据湖北日报报道,恩施州亦于2019年起启动清江专项整治,全面取缔网箱养育行动。今后,该州重要江面、河面、水库,都将实现渔业退河入塘。

事发后,多地媒体报道,长江中下游突然出现大量鲟鱼。

近万吨人工养殖鲟鱼被冲散

养殖户们提供的于7月19日15时49分收到的短信显示:“目前,隔河岩、高坝洲两坝正在泄洪,接防汛办通知,高坝洲泄洪量现增加到4300(立方米每秒——记者注),请广大渔民做好安全防范,确保人身和财产安全。”

伴随一场大洪水,这个夏天,近万吨人工网箱养殖的鲟鱼被冲散至长江中下游水域,或逃逸,或死亡。

湖南媒体亦报道,8月下旬以来,地处长江水域九江段、鄱阳湖水域的都昌、湖口、彭泽、永修、九江五地接到渔民发现鲟鱼的案例多达十几起。经鉴定,这些鲟鱼均非野生中华鲟,而是人工饲养鲟鱼。当地水科所工作人员表示,或与清江梯级电站泄洪,大量外来鲟鱼、杂交鲟鱼逃逸有关。

清江网箱养殖 从兴盛到整顿之路

多名养殖户向记者证实,事发地位于湖北长江支流清江隔河岩水电站与高坝洲水电站之间水域,事发时间为7月19日下午至次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