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如果能给每户就20到30个网箱,既能维持生计,又不会污染环境。”邓姓养殖户提出自己的建议。因支持高坝洲水电站建设失去土地的他还未想好今后赚钱谋生的路子。

据三峡晚报报道,迟至2019年3月,高坝洲库区的网箱清理取缔工作动员部署大会才正式召开。大会宣布,拆除行动从2019年4月6日开始,在2019年6月底前全面取缔库区所有网箱设施。

 

宜都市委组织部微信公众号2019年7月11日发布的信息显示,经清理登记,高坝洲镇网箱清理取缔面积涉及289户41.57万平方米,其中有证面积11.47万平方米,无证面积30.10万平方米。而高坝洲镇的网箱清理取缔任务便占了宜都全市的60%以上。

 

多名养殖户均向澎湃新闻提供了名为《致清江及渔洋河市辖水域网箱养殖渔民的一封信》,这封信落款单位为“宜都市该水域的网箱清理取缔工作领导小组”,时间为2019年6月14日。信中提到,2019年12月17日,高坝洲库区曾进行过一次航拍,对每户拥有的网箱数量进行统计。

2019年,养殖证的发放工作曾被纳入全国渔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目标是争取在2019年达到100%发放。

 

水域滩涂养殖证内页。由宜都一养殖户提供

长阳磨市镇江南渔业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陈德云介绍说,一条雌性鲟鱼小鱼苗成熟至少需要近十年,可以长到200多斤重,而鲟鱼子加工生产的鱼子酱质量很高,可国内销售或出口国外,一条母鱼便能卖上千元。 

 

这种情况在高坝洲库区并非个例。

 

逃逸入长江的近万吨鲟鱼,绝大部分来自湖北宜昌市高坝洲库区。

近日,澎湃新闻()深入高坝洲库区走访发现,十几年来,库区网箱养殖存在着各式各样的问题:搭建网箱远超养殖证规定面积、网箱养殖污染清江水质被列入全省环境突出问题清单……但在养殖户的逐利冲动、监管部门的失察中,“保护水域生态环境”和“科学确定养殖密度”的法律规定成为空话。

据多名养殖户介绍,办理养殖证后,需根据证上批准的面积向当地水产局缴纳每平方米2元的费用。也就是说,如果一户拥有20只网箱(当地认定每只网箱面积为20平方米),那么需缴纳800元费用。

 

 

 

养殖户们告诉澎湃新闻,之所以有这么多“黑户网箱”,完全是因为“政府中途不给办证了”。

但在养殖户的逐利冲动以及监管部门的失察中,“保护水域生态环境”和“科学确定养殖密度”的法律规定成为了空话。

据三峡晚报报道,截至2019年3月,清江流域共有养殖网箱4.5万多口,而高坝洲库区就有3万余口。

湖北省水产局渔政处上述工作人员称,对网箱养殖的政策收紧是从十八大(2019年)以后才逐渐开始的,“主要考虑的就是环保”。

多份公开资料显示,鲟鱼属于冷水性鱼类,而清江水质清澈,水库下层水温较低,适宜网箱养殖鲟鱼。

 

 

 

事实上,自从当地传闻要开展网箱清理取缔,为了获取更多补偿,库区出现了抢搭网箱的现象。

长江流域鲟鱼逃逸事件前期调查报告已形成

 鲟鱼逃长江再调查:暴利和监管失察致养殖过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