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

程艺在离职感言中说,他感受到社会各界对教育的更多期待,感受到肩上责任重大,感受到做好教育的无比艰辛。“我收获了能为安徽教育事业发展尽一份责任、作一份贡献的自豪感和成就感。为在安徽教育的历史进程中留下自己的足迹感到欣慰。”

“与教育事业相比,个人的任何贡献都是微不足道的。社会更多地关注今后的剧情,今后教育事业的发展。”如今已经卸任,程艺在感言中说,没有必要去自我总结或点评过往的剧情和所扮演的角色,更不想表达希望和遗憾。“人的一生中任何一段工作经历,甚至整个人生都是始于希望、终于遗憾。但社会进步、事业发展却始终充满希望。因为一代人留下的遗憾很快被另一代人带来的希望所替代……”

“十多年前,省委建议我接任教育工委书记、教育厅厅长一职。‘世界这么大,可以去看看’,于是我选择了走出校园。这一看就是十一年。”程艺在离职感言里这样说道。

三十年前,当我在海外完成学业,我选择了回国。没有“谢绝高薪聘请”的虚荣心态,也没有“报效祖国”的豪言壮语,我收获了美满的家庭,顺畅的学术生涯,使自己逐步成为一名能为高等教育和科学研究尽一份绵薄之力的学者。

“这十一年,丰富了人生,开阔了视野,锻炼了才干。”程艺说,他看到了安徽教育事业的蓬勃发展,看到了遍及城乡的大中小学、幼儿园发生的巨大变化,看到了一批又一批青少年儿童在安徽大地上茁壮成长。

临别之时,其他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因为真实的感激永远只存在于内心。也不做自我总结,世界是个大舞台,人人有登台的时候,也有谢幕的时候。与教育事业相比,个人的任何贡献都是微不足道的。社会更多地是关注今后的剧情,今后教育事业的发展。没有必要在下台之时,去自我总结或点评过往的剧情和所扮演的角色。更不想表达希望和遗憾。人的一生中任何一段工作经历,甚至整个人生都是始于希望、终于遗憾。但社会进步、事业发展却始终充满希望。因为一代人留下的遗憾很快被另一代人带来的希望所替代。相信后任会以更加出色的业绩,回报人民期望和组织重托。

“他回科大教书必然是学生的福音。”“他在我们本科入学时担任副校长,在当时是校园里见过次数最多、最不像领导的校领导。”“大一科学名著导读的课,一本高数导读就可以跟我们讲几个小时。”……卸任省教育厅厅长后,程艺决定回到自己求学并曾工作多年的中国科大任教。昨天,科大新创校友基金会发布这一消息后,引起很多校友的回忆。

附:离职感言(来源:微信公号“中国科大新创校友基金会”)

今天,我选择“弃官从教”,我会收获一份自由和宁静,收获培养莘莘学子的那份满足感和充实感。从制度上看,我任现职已经超过了时限,必须交流轮岗,组织上对此作了妥善安排。但从个人特点看,除了与教育有些渊源和热爱之外,没有从事其他领域行政工作经验。交流到新的岗位,深恐难以胜任。我已年近花甲,与其勉为其难,还不如在三尺讲台上发挥特长和余热。

主要从事“非线性科学”领域中若干数学理论的研究与应用工作。1987年以来,承担过“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霍英东青年教师基金和国家教委优秀人才跟踪基金项目研究,目前承担国家973项目“非线性科学”。

程艺

新安晚报 安徽网记者 陈牧

“一看就是十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