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几年中,课题组的年轻人常常因为职称晋升要求的SCI论文数量不足而受阻。而新规定显然给这样的年轻人带来了更多的机会。

 

而这一技术历经三代人的创新发展,技术创始人、华东理工大学于遵宏教授生前以第一作者发表的SCI论文只有个位数,他的很多有影响的论文发表在国内行业期刊上,但正是这些论文奠定了国内整个煤气化产业的技术基础。

这名年轻学者承担着水煤浆、粉煤气化项目工程设计中工艺设计软件包中的核心工作,这些工作需要大量计算和丰富的工程经验,需要负责者付出比做实验更多的时间和心血,但是相关工作未必适合在SCI期刊上发表论文。

如何考核成果转化还缺统一标准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分类考核,赋予更多自主权

此前,华东理工、上海交大等高校陆续出台了教师考评标准的新规,这对那些通过科研成果推动产业发展的教授们,尤其是长期以来埋首解决中国特有产业难题的学者来说,是一个重大利好消息。

就以华东理工大学洁净煤技术团队的研究项目为例,从研究到推动产业创新历经了将近30年,近年来才频频得奖,并且不断有新成果出现。“此前,谁来界定这是推动整个行业升级换代的技术?”这位负责人称。

在曾获上海市技术发明特等奖和科技进步一等奖的华东理工大学洁净煤技术研究所团队里,“70后”教师代正华终于顺利评上了教授。此前,由于高校普遍重视论文发表,对成果转化应用重视不够,像代正华这样一直专注于成果转化、发表SCI论文比较少的教师,要晋升教授职称非常困难。

某高校科研院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究竟什么才是推动产业发展的科研成果,什么样的成果转化才值得鼓励,这在学校看来,都很难有统一的评价标准。

“我们开发的煤气化技术实施至今,解决的几乎都是国内企业或行业的生产问题。中国是一个产煤大国,也是以煤炭为主要资源的国家,因此整个煤炭行业的升级换代对我国的能源利用和可持续发展有着特殊意义。”华东理工大学洁净煤技术团队负责人王辅臣教授说,洁净煤技术的相关成果因此在国内备受关注,但在国际上得到的关注并不会太多,发表论文的国际期刊也数量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