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即使对于“海洋六号”这样的专业海洋地球物理勘探船,南极海底地质取样也是一次不折不扣的“攻坚战”。13日当天,除第一次短重力柱取样取得超过一米的沉积物外,后三次取样均未能实现科考人员预期目标。作为首次进入极地海域科考的“新兵”,“海洋六号”的勘探作业面临着较严峻的挑战。

“海洋六号”首席科学家何高文说,相关任务结束后,“海洋六号”将再次返回长城站,开始第三阶段的陆地考察行程。

从“雪龙”船及国外科考船作业情况看,该海域海底地质取样有较大难度。科考人员反复商议后,“海洋六号”调查部决定采取“六米管+真空活塞”、箱式取样、适当调整取样站位布局等技术手段,打好这场“攻坚战”。

海洋地质取样对研究极地和地球地质及环境演变具有重要价值。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唐正说,通过对南极海底浅表层沉积物的物理、化学、生物分析,可以反映出古地球气候变化历程和气温变化曲线,从而给当前全球气温变化方向研判及态势评估提供重要参照。

“海洋六号”科考项目负责人付少英说,尽管取样结果和此前预期有所不同,但相关结果能够有效反映出南极海底地质的真实状态,进一步增加了科学家对极地情况的认知。未来随着作业经验的增加,整体取样工作仍有望取得积极成果。

专家介绍,和我国南海、太平洋等海域不同,南极海域位于南极大陆和大洋板块的交界边缘,地形更类似于“盆沿”而非相对稳定的“盆底”,底部洋流的持续冲刷导致沉积物不易形成深厚沉积,而冰山移动、冰川融化等因素使得南极海域比较容易被坚硬的冰碛物所覆盖,这都大幅增加了海底取样的难度。

13日晚间,在不断改进作业手段的过程中,“海洋六号”在南设得兰群岛以北海域的第五次取样获得一米左右的沉积物样本。

新华社“海洋六号”1月14日电(记者王攀)科考船“海洋六号”在结束与“雪龙”船的会师后,13日凌晨驶抵工作海域,开启海洋地质与地球物理专项科考第二阶段任务。该阶段任务将以地质取样为主,兼顾完成多道地震等地球物理考察。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在我国沿海地区和太平洋深海科考过程中,我们通常能实现90%以上的取样成功率。但南极仍是一片陌生海域,地质情况复杂,需要我们进一步摸索和积累经验,也为国内其他专业科考船开展深海海底作业提供参考,”“海洋六号”首席科学家助理赵庆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