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欣喜的同时,这也让科研人员备感压力——说白了,其他要素对农业的发展促进作用越来越小,而农业对科技支撑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一多半的担子都压到了科学家身上。

科技究竟起多大作用:一多半担子压到科学家身上

不过,从总体的大盘子来看,这些还是个小数。在《战略》里,他们提了一条建议,希望到2020年,在整个国家层面,农业科研投入占农业GDP比重可以不低于1.1%。

李家洋就表示,近年来,我国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以平均每年1%的速度增长,2019年将近56%的比率,表明我国农业增长方式开始进入由传统要素——土地、劳动力等推动为主转为以农业科技推动为主的阶段。

前不久,中国农业科学院对外发布该院《“十三五”科技发展规划》(以下称《规划》)和《“跨越2030”农业科技发展战略》(以下称《战略》)试图回答这一问题。

那么,农业科技进步究竟包括什么?

这是一个转折。

具体来看,“八五”到“十二五”期间,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依次为25.36%、32.96%、40.30%、46.64%和54.22%。

中国农科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赵芝俊研究员团队建立了一套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模型,经其测算,我国自1988年以来的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每个“五年计划”时期呈现持续升高的趋势。

过了一个农历新年,历史的车轮依然不断向前,科技创新仍是这个时代行进过程中最受瞩目的驱动力。哪怕是人们印象里最“土”的农业,也不得不卷入其中。

中国农科院副院长万建民就提到,当前面临着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带来的“弯道超车”机会,现代生物、信息、新材料、新能源、先进制造等技术日新月异,并加快向农业领域渗透,不断催生出新的农业产业,孕育出颠覆性的农业科学技术,一些重要的科学问题和核心关键技术已呈现出革命性突破的先兆。

梅旭荣告诉记者,纵向来看,我国农业科技近10年经历了跨越式的发展,赶超速度越来越快;但横向来看,我国农业科技不仅与国际同领域发展仍有差距,同时与我国国内的生命科学、材料科学等领域的发展速度差距也较大。

另外三件大事,分别是确保生态安全、提升农业机械化信息化技术装备水平、推进“互联网+农业”等第一、第二、第三产业深度融合。这其中的技术装备水平,很值得一提。

梅旭荣说,未来15年需要农业领域的科学家,依靠科技创新确保“舌尖上的安全”,而这必须有效治理农药残留、激素和兽药残留、重金属污染、生物毒素等问题。

作为我国唯一的国立综合性农业科研机构,中国农业科学院对外公布了其目标,明确到“十三五”末期,该院将建成6个以上世界级农业科学中心和30个左右国家级农业科学技术中心,打造173个科技创新卓越团队,攻克一批产业发展急需的重大技术难题。

“可以说,科技是提供我国农产品国际竞争力的核心,是给国民‘搞饭’、给农民‘搞钱’、给农村‘搞绿’的关键。”中国农科院科技管理局局长梅旭荣说,“三农”问题是农民增收、农村进步和农业发展的问题。在农业资源吃紧、生态环境恶化的情况下,“三农”的建设越来越依靠农业科技的进步。

未来15年干5件大事:确保“舌尖上的安全”

抓住“弯道超车”机会,扭转受制于人局面

相应地,由科技带来的农业经济增长总体为上升趋势。

梅旭荣说,中国农科院还将这一战略目标体现到资源配置上,比如最实在的经费分配:未来,该院自主经费的80%以上都将面向科学(技术)中心、一流院所的建设。支持卓越团队的经费则高于一般团队的50%。

在《战略》中,科学家们对未来要面临的农业问题有着清晰的认识,并从科技角度开出了“药方”。梳理起来,共有5大发展问题,可谓未来15年要解决的5件大事。

但眼下是一个机会。

根据《战略》,目前我国农机装备种类和性能与国外差距较大,核心技术被发达国家掌握,90%以上的大型农业装备依靠进口。因此,《战略》提出,在未来15年,要努力攻克信息感知、决策智控、试验检测、精细生产管控等智能化农机装备技术,研发关键部件及多功能作业关键装备。

正如农业部原副部长、中国农业科学院原院长李家洋院士所说,按部就班地跟踪国际研发已不能满足现代农业发展和建设科技强国的需求,必须紧扣发展、抢抓先机、超前部署、跨越发展。这也是由他牵头研究未来15年我国农业科技跨越发展战略的初衷所在。

遗憾的是,从当前来看,我国食品安全科技储备、科技平台建设与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较大的差距”,比如危害来源不明、污染规律不详、监控技术匮乏、风险评估欠缺、标准依据不足、动植物标准化生产技术缺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