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SPR-Cas9技术实现临床应用还有很长一条道路要走。

刘见桥:大概2019年左右我就就开始有这个想法。我在美国做基因工程研究,我本来是医生,12年到13年在美国做博士后研究,当时萌生了这个想法,看到他们在做小鼠的研究,我在想能不能有一天做人类的研究,把人的致病基因修复一下,道理都是一样的,只不过说把一些在动物身上实现的目的和技术,应用到人类身上,能否实现人类优生的目的。

过去试管婴儿很多人也是不接受,怎么能做试管婴儿呢?但是现在试管婴儿已经变成了很普通的东西,这些观念都是随着时代的改变而改变。

 

 

 

 

 

 

 

其实我们在中山大学黄军就教授的研究之前就已开始技术的储备,人员的培训以及标本的收集。我们在得到医院伦理允许后就马上开始了实验,2019年底就得到了结果。但就是因为伦理问题,我们的文章而被多家国际期刊拒稿。随着后来黄军就及范勇团队对人类胚胎进行编辑的报道面世,国际上逐渐对基因编辑人类胚胎的相关研究更加理性接纳。

 

 

 

 

 

“菜刀可以杀人也可以切菜”

之后我的文章也容易发了。

 

 

 

而关于CRISPR对人类胚胎进行基因编辑的这些报道在发布后,均引起了各方激烈讨论。关于基因编辑技术可能带来的伦理风险备受关注。

当然国外乃至国内有一些反对的意见,也是正常的。

有效性就是能够编辑、编辑的效率,6个胚胎进行编辑,真正成功的也不是百分之百都编辑了,如果效率更高当然更好。

应该规范哪些能用哪些不能用,而不是一刀切禁止这个技术。美国也是可以做这方面研究,应该正确得加以引导,“疏”比“堵”好。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生殖中心主任、广东省普通高校生殖与遗传重点实验室研究员刘见桥教授团队试图用 CRISPR基因编辑技术来消除遗传病的研究成果近日引发关注。

澎湃新闻:这项研究最大的亮点在哪里?

3月20日下午,针对此项研究的成果、意义及面临的问题,刘见桥接受了澎湃新闻的采访。

 

 

 

 对话刘见桥团队:编辑人类胚胎基因争议很大

 

安全性的话,编辑的胚胎不能有新的突变,然后能够继续发育得到囊胚,有继续发育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