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廖申白指出,各个学科的发展都有自己的特点,应根据这些学科的发展状况确定招生规模。“文科类的一些学科就不适合招收太多博士生。我们还是需要保持学位制度的严格性,消除那些为文凭而读博士的人的动机。”

 


 

中青报调查:近八成人认为博士教育应回归精英教育  

 

 

北京市某高校教师李晓霞坦言,自己读博就是为了评职称。上世纪90年代进入高校工作的李晓霞,在教师岗位上工作了10多年,近年来她发现,新同事都是清一色的博士,学校也开始把博士学历作为评职称的必须条件。这个现实逼得她不得不在临近40岁时重回课堂,读起了在职博士。

有人指出,这样的结果就是,一些人仅仅为找好工作或者为晋升而读博,使得培养一国研究型顶尖人才的博士生教育俨然成了“职业教育”,读博功利化现象突出。

 

 

 

“每个导师最多带3个人比较合理。”王义遒曾问某高校博导“学生的论文情况如何”,那个博导很坦率地告诉他,自己没有看学生的论文,只是大致浏览了一下论文框架,“像这样的情况,据我所知不在少数。”王义遒说,我们国家需要大量的博士人才,但现在的增长速度太快了,“我很赞同博士生教育回归精英教育的说法。”

 

 

“读博是我们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北京师范大学在读博士生李新告诉记者,他们专业的5个博士生中,有4个都是为了推迟就业而继续深造。“我得知今年考博的师弟师妹中,至少一半人是这么考虑的。”

不久前,西南交通大学副校长黄庆教授博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一事,引起公众对博士生教育问题的热议。7月15日,西南交通大学召开新闻通气会,宣布取消黄庆教授的博士学位,撤销其研究生导师资格,并将处理结果上报国务院学位办备案。

 

“每个导师最多带3个人比较合理”

此次调查中,59.2%的人认为,人们读博是为了在评职称和晋升上更有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