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认为,总结过去几十年我国信息科学技术的发展历程,最大的教训是急功近利,缺乏对技术发展作前瞻性判断的战略眼光,因而没有抓住信息技术升级换代的机会。“我们很少提前5~10年有选择地开展换代技术的研究,往往是每个可能的方向都布置课题,投入又不到位,因此总是广种薄收。例如,我国的显像管彩电产业曾居全世界第一,但由于前瞻部署未抓住主要方向集中投入,当平板电视兴起时就陷入困境。对看准了的换代技术的研究开发,也是犹犹豫豫,在各种‘杂音’的干扰下,支持一下又停一下,往往贻误战机。几年前的TD-SCDMA就是这种局面。”李国杰说。

“20世纪后半叶是以信息技术发明和技术创新为标志的时代,预计21世纪上半叶将兴起一场以高性能计算和仿真、网络科学、智能科学、计算思维为特征的信息科学革命,信息科学的突破可能会使21世纪下半叶出现一场新的信息技术革命。”在展望未来信息技术的发展前景时,李国杰指出。


总结60年来我国信息技术和产业发展的得与失,李国杰认为最根本的问题是自主创新的信心与决心不够,特别是科技界争取国际一流的自信心不足。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成了外国信息产品的大市场和试验场,政府没有积极努力为自主创新产业提供市场机遇。主流经济学家的所谓“比较优势”理论使整个社会形成固定的消费倾向:本土的产业只能做低端产品。“近30年来教育工作的最大的失败,就是没有造就一大批像‘两弹一星’科技人员一样具有高度自信心和事业心的科技工作者。”李国杰说。

2020年至2030年期间,芯片、计算机、互联网、存储器等都会发生革命性的变化,而换代技术的突破大概就在今后10到15年。这10到15年是中国信息技术发展千载难逢的机遇,错过这次机遇,可能要再等几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