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建在落雪站的云雾室,算得上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水平最先进的同类装置之一。然而,“文革”以及国力所限等使研究工作受到影响。落雪站“头顶青天、脚踏云海、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的口号,也成了中国宇宙线观测研究起点的一个注脚。

从一开始跟着日本科学家学习,到1998年与意大利科学家共同启动ARGO-YBJ实验,形势完全改观了。在中意合作建设第二代伽马天文高山探测器过程中,中国科学家发挥着重要角色。合作项目的人员比例、经费投入都是1:1,这说明我们已经跟国际水平并跑了。

海德堡的著名天体物理学家Felix Aharonian盛赞“拉索”是“已经投入观测运行了的未来探测器”。可以说,未来我们至少引领这个领域20年。

当时我还是个博士生。1992年,我成为羊八井宇宙线国际观测站的第一个值班人员。2019年,羊八井观测站取得令人瞩目的进展:探测到当时最高能量的宇宙伽马射线,这是后话。

然而当中国科学家能够重新专注科研时,发现与国际水平差距巨大。

但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我和其他几位老师的学生大部分留在了国内宇宙线界,作为第四代传人,他们已成为骨干力量,他们的许多同辈也在国外学成归来,整个领域后继有人、欣欣向荣。原因非常简单,现在中国正处于大力发展基础研究、逐渐引领学科发展的好时机。

 

LHAASO鸟瞰图 曹臻供图

拉索LHAASO鸟瞰图的副本.jpg

中国宇宙线研究发展到今天,已经经过了三代人的付出和努力。到了第四代的时候,我们终于迎来一个大好机会——“拉索”建成了!“十二五”期间,我们开始在四川稻城建设宇宙线观测的大科学装置——“拉索”(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英文简称LHAASO的音译),它由5216个探测器组成一个个平方公里阵列,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宇宙线观测同类装置。

我曾将一张“拉索”的鸟瞰图发给一位美国同事,他说:“每看一次这张照片,就觉得美国落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