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该结果凸显了博士后面临的困难。Lee介绍说,这个群体拥有复杂的就业状况和资助来源,并且通常缺少对研究生和教职员工来说已经很到位的结构化政策。“博士后的情况非常特别,因为他们经常感觉自己没有人可以求助。”Lee说,解决这一问题的首要步骤之一是出台正式的书面制度规范。(徐徐)

这项日前发布的分析由职业生涯法律中心和全美博士后协会开展。研究参与者包括男性和女性。由于他们不是被随机选择的,因此可能没有反映美国整个博士后群体。在受访者中,女性、生物学家和美国公民或者永久居民的代表人数超出比例。

图片来源:Nikki Kahn/WaPo/Getty Images

“我们以为做了母亲的女性研究人员会被驱逐出科学界,但同样存在一些尤其容易受到侵害的小群体。”上述报告首席作者、加州大学黑斯廷斯法学院职业生涯法律中心律师Jessica Lee表示。

来自少数族裔的博士后更有可能报告称,他们的项目负责人不鼓励其休假。20%的亚洲受访者和17%的诸如非裔美国人等来自其他弱势少数群体的参与者表示,他们的老板不赞成休假。只有9%的白人受访者报告了同样的情况。

 美博士后在组建家庭时面临严峻挑战

产假也不太常见。只有12%的接受外部资助的博士后和39%的被直接雇用的博士后拥有带薪产假的选择。与此同时,做了父亲的研究人员也报告称,自己不得不同男性无须从工作中抽出时间提供照料的刻板印象作斗争。

随着孩子的出生,新父母面临着无数挑战。对于博士后来说,他们并非总能获得休假。

对741名美国博士后研究人员进行的调查发现,他们在生育或收养孩子后的休假能力差异很大。而这取决于个人的资助来源和项目负责人。

由外部资助者比如通过奖学金支付薪水的博士后尤其弱势。该报告还包括了对66所科研机构进行的调查,发现有44%的机构在接受外部资助的女性博士后生完孩子后未向其提供任何休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