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以摘要为例,在第四段,蔡文将黄文中的“从分子水平探讨胃癌细胞浸润与基质金属蛋白酶9的关系”改为“胃癌细胞浸润、转移能力与MMP-9密切相关”。其中,基质金属蛋白酶-9即为“MMP-9”的全称。像这样,将原文中的中文改为英文,或是全称、简称互换,在蔡文中还有“RNA 干扰”和“RNAi”。

7月14日,厦门大学研究生院网站发布《关于网络反映蔡建春博士学位论文抄袭的情况说明》称,厦门大学已经关注到有人在网络上反映蔡建春抄袭一事,学校学风委员会正在调查。

正文近一半与所带某硕士生毕业论文雷同

黄坤寨的硕士论文《基于RNA干扰技术的MMP-9基因沉默胃癌动物模型建立》,是在蔡建春博士论文发表后的两个月发表的。在蔡文中“方法”部分的第五小节,“细胞数量与裸鼠分组”和黄坤寨文中的“裸鼠对照实验分组”高度相似。此外,还有部分图表雷同。

拥有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党委副书记、厦门大学医学院常务副院长等多个头衔,蔡建春近日再次被举报:其申请厦门大学博士学位的论文涉嫌抄袭。

“被剽窃”论文的黄安乐和黄坤寨正是蔡建春在福建医科大学的学生,他们分别为福建医科大学2008届、2019届肿瘤学专业硕士毕业生。

在更改语序上,蔡文前言的第一句就对黄文做了语序改动。黄文前言的第一句为“恶性肿瘤患者常常死于浸润、转移,作为癌组织重要的生物学特性——浸润、转移一直是人们研究的热点”,而蔡文中将“浸润、转移”提前,精简为“浸润、转移作为恶性肿瘤重要的生物学特性一直是人们研究的热点。”

值得关注的是,这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福建省特殊支持人才“双百计划”人选科技创新领军人才、知名肿瘤专家,主持过多项国家、省级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也曾一度荣誉等身:获得吴阶平医学研究奖、福建省医药卫生科技进步一等奖、获福建省青年科技奖等。

厦门大学官方网站公布的蔡建春履历显示:2019年2月,蔡建春通过医学论文《基于RNA干扰技术的MMP-9 基因沉默胃癌细胞克隆》成功取得厦门大学高分子化学与物理专业博士学位。今年3月,这篇论文在微博上被指涉嫌抄袭。

蔡建春与福建医科大学的结缘要追溯到更早。1987年,蔡建春从该校医学系本科毕业,外出读研后,又回到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肿瘤外科工作。2002年,他在福建医科大学协和临床医学院的硕士生导师资格获批。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致电厦门大学科技处,对方表示具体事宜需联系外宣部门。该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蔡建春博士论文抄袭与科技处没有关系。8月3日,记者致电厦大纪委,得到了同样的答复。随后,记者致电外宣部门,对方表示需“走官方途径”。

在题目上,蔡文与学生黄安乐的文章只有两字之差。黄安乐的硕士论文题为《应用RNA干扰技术的MMP-9 基因沉默胃癌细胞克隆》,而蔡的题目仅仅将“应用”变为“基于”。前言部分中的五个标题中,蔡文的前两个小标题及内容几乎和黄文一模一样,前言最后的三段阐述中,论文思路、目的和意义与黄文仅一句不同。

蔡建春同时也在福建医科大学任职。7月18日下午,福建医科大学科学技术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蔡建春博士论文抄袭发生在厦门大学,与该校并无直接关系。至于蔡建春抄袭的是福建医科大学硕士毕业生的论文,该工作人员称“不予置评”。

7月17日以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给蔡建春发送多封电子邮件,均未得到回复。截至发稿前,记者多次拨打蔡建春的办公室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发现,福建医科大学研招办网站上一份于2019年5月18日上传的“福建医科大学在库研究生指导名单”显示,蔡建春将以学术型硕博导师及专业学位硕导的身份,为2019级外科学方向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生指导教学科研。

被“抄袭”的文章来自于他的两名硕士生。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将蔡建春的博士论文和这两名硕士生的毕业论文进行比对,发现蔡建春的论文内容与后两者内容大面积重合。其中,正文近一半与一名学生的毕业论文雷同,就连致谢也部分一致。

 

厦大称“将进行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蔡建春的这篇博士论文还与其另一位硕士研究生黄坤寨的硕士论文存在部分重合。

除了大段文字的完全相同,蔡文对段落中的词语也进行过同义替换,比如将“没有那么乐观”改为“没有那么简单”,将“不能”改为“无法”,将“至今为止”改为“迄今”。更隐蔽的修改方式为增加或删除不影响句意的短语、更改语序和概括语意。

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曾有人在微博上曝光蔡建春涉嫌抄袭,但直到7月14日,厦门大学才回应称“正在进行调查”。直至目前,仍未有调查结论。

在剩下的“材料与方法”“结果与分析”和“讨论”部分中,蔡文的“材料”部分与黄文几乎相同。而在“结果与分析”中,除了第一部分、第四部分在黄安乐的文中找不到出处外,其他都可以找到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