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不怎么锻炼,一早就起来写东西,八九十岁高龄依然精力充沛。张老师不仅行医有道,他还喜欢拉京胡、小提琴,书法也写得很好,一生过得非常精彩。”

在济南市历下区的一栋住宅楼里,有一略显破旧的普通居室。在这个七八十平米的斗大房间中,整整三四面墙的书架上,都摆满了各种古籍。除了医学典籍外,还有史书及地方志等与医学看上去并不相关的书籍。这所简朴的住处,便是张灿玾的“琴石书屋”。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这是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2019年采访张灿玾时拍摄的照片。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许建立/摄

“老师爱书如命,年轻的时候家庭贫困,除了留下必要的生活费以外,全部都用来买书了。”李玉清说,老师身体好的时候,常常叫上学生一起逛书店,每次去都不会空手而归。在老师的影响下,她也形成了逛书店买书的习惯。

张灿玾国医大师工作室学术传承人李玉清,早年间曾跟随张灿玾读博士,她说老师琴石书画、诗词戏曲无不涉猎,是大家眼中公认的才子。刚入山东中医药大学任教时,便被大家冠以“小才子”之名。

在李玉清看来,老师对学生学术深度和广度的要求也十分严厉。即使在工作后,她也时常受到老师的鞭策。“每次去老师家里拜访时,总会跟我讨论最新的学术观点,指出学术研究上的不足。”

9月1日下午6点多,山东省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新中国成立以来被评为首届“国医大师”的张灿玾,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享年90岁。3日,张老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济南莲花山殡仪馆举行。张灿玾从医近70载,医治病患无数,一生爱书如命的他,时至晚年仍然笔耕不辍。

张灿玾一直都致力于中医文献研究并著书立说,借此传承自己的医术和经验。从2019年10月重新修订《黄帝内经文献研究》开始,张灿玾坚持每年以100万字的速度,整理自己学医的经验,三年的时间就整理出版了400万字的著作。

笔耕不辍,三年出四百万字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