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问:长啥样?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一问:是什么?

陈和生说:“CSNS基于新一代加速器,不需要核材料,其动力来自电能,辐射严格控制在环保安全范围。我们做过测算,在散裂中子源附近居住1年,居民受到的辐射量仅相当于乘1次长途飞机。”

在附近居住一年,接受的辐射量仅相当于乘一次长途飞机

如此庞大的科学装置,它的安全性如何呢?会不会对周围的环境产生污染?

事实上,无论是高铁的轮轨,还是飞机的涡轮、机翼,里面都有应力,它决定了高铁和飞机使用寿命和安全性。但是,这个应力看不到、摸不着,对它的研究成了避免灾难发生的关键。现在科学家已经可以在散裂中子源上测量研究轮轨和机翼的剩余应力,优化机械加工工艺,使高铁和飞机变得更安全舒适。

记者在现场看到,CSNS隧道内装置建在13米到18米深的地下。主要建设内容包括1台束流能量为80兆电子伏特的负氢离子直线加速器、1台束流能量为16亿电子伏特的快循环质子同步加速器、2条束流输运线、1个靶站和3台谱仪,以及相应的配套设施和土建工程。

“通用粉末衍射仪主要用于研究物质的晶体结构和磁结构;多功能反射仪通过分析来自样品的反射中子,研究物质的表面和界面结构;小角散射仪用于探测物质体系在1—100纳米尺度内的微观和介观(介于宏观与微观之间的一种体系)结构。”陈和生说。

 中国散裂中子源投入试运行,我国成为世界上第四个拥有“超级显微镜”的国家 “超级显微镜”能“看”清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