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提升高等教育自信是关键。长期以来,由于各种原因,我国高等教育界的一些人一直缺乏高等教育自信,其主要表现就是在学习借鉴西方高等教育发展经验的过程中,以西方的某些理念、制度、模式、经验来衡量我国高等教育,一定程度上存在“言必称希腊”现象:以西方高等教育为标准,西方大学里有的我们不能没有,西方大学里没有的我们也不应该有。高等教育自信不足,使得一些人对于扎根中国大地办高等教育的理念认识不深,导致对何为一流大学、何为一流学科、如何建设“双一流”等问题的认识存在偏差,一些人习惯于用一些世界大学排行榜来理解和判断一流大学、一流学科。其实,这些排行榜过滤掉的恰恰是大学及其各个学科对本国经济社会发展所作出的独特贡献。因此,我国高等教育界要推进“双一流”建设、使我国实现从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的历史性跨越,首先必须解决这种长期以来形成的自信心不足、自主性不强问题。

 

 

在我国高等教育未来发展中,“双一流”建设高校还要责无旁贷地主动发挥引领作用。“双一流”既是一个突破性工程,也是一个引领性工程、示范性工程。当前,中西部高等教育发展是我国从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迈进的重要发力点。要通过“双一流”建设,促进中西部高等教育振兴计划的实施,促进中西部高校综合实力提升和基础能力建设等重大工程的实施,引领中西部高校创新发展;通过“双一流”建设,引领和带动地方高水平大学建设,整体提升中国高等教育质量,做强整个高等教育。“双一流”建设要始终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把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为崇高奋斗目标,引领中国高等教育全面发展,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好惠及每一所高校、每一位学生。

一流大学不仅体现一个国家高等教育发展水平,而且象征一个国家科学与文化实力。在没有各种大学排行榜之前,一流大学或著名大学是社会对一所大学的整体评价,其根据是一些不成文的社会共识:一是有卓越的办学理念和办学实践,而且能够一以贯之,形成自己的特色,如巴黎大学、牛津大学、剑桥大学、柏林大学等都是如此;二是教师水平高,有一批大师级教师,如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虽然是所小型学院,却拥有众多院士;三是学生整体素质高于一般大学,并且培养出一批有突出贡献的著名校友,如法国巴黎高等师范学院这所小型师院就因为培养出微生物学家巴斯德以及著名的文化总统蓬皮杜而受到世界关注。

在新时代谱写“双一流”建设新篇章(人民观察)

石中英

“双一流”建设需要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发展生态,而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发展生态必须辅之以多样化的发展标准。一个合理的高等教育系统犹如一支乐队,既要有钢琴的演奏,也需要大、小提琴等的参与,如此才能奏出完美的乐曲。每一种类型的院校和学科都各有所长,都可能成为世界一流。从大学演进史看,几乎没有一所世界一流大学是依照固定的模式发展起来的,无一不是在漫长的探索中实现个性与共性的统一。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应积极引导有实力的地方院校根据自身特色和区位优势,设定差异化战略目标,激发地方政府、行业参与“双一流”建设的积极性,实现大学、政府与社会的动态联合,促进高等教育形成多元发展态势。

 

高等教育自信从内涵上讲包含相互关联的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对我国近现代尤其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高等教育的办学理念、办学传统、培养目标、发展道路、体制机制、学科专业建设、课程教学改革、教师队伍建设等所拥有的自尊心、自信心和自豪感;另一方面,是对中国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大国在发展高等教育事业方面所具有的政治优势、制度优势和文化优势等的高度认同和充分自信。前一方面的自信直接属于教育方面的自信,是高等教育自信的核心内容;后一方面的自信则属于社会和国家方面的自信,是前一方面自信的重要保障。这两个方面的自信互为表里、不可分割,共同构成我国高等教育自信。树立高等教育自信,必将极大激发我国高等教育改革和创新的活力,为新时代我国高等教育的进一步发展提供强大动力。当然,强调高等教育自信,并不是说我国高等教育发展不需要向世界上高等教育发达国家学习、不再借鉴高水平大学的建设经验,而是强调我国高等教育发展要明确自己的价值和使命,要在以我为主的前提下博采众长,以更加自信的姿态为世界高等教育新发展积累中国经验、贡献中国智慧。

 

 

一个时期以来,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主要也是以西方国家的大学排行榜为标杆。但随着我国高等教育向普及化阶段过渡和经济社会转型发展,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更应注重从我国国情出发,紧密对接社会需求、科技前沿和产业发展。正如习近平同志强调的,我国有独特的历史、独特的文化、独特的国情,决定了我国必须走自己的高等教育发展道路,扎实办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校。因此,新时代加强“双一流”建设,要以建设高等教育强国为目标,既建设学术性研究型大学,又激发不同类型高校争创各种类型的一流。其实,不同类型的高校各有所长,都有争创一流的潜质。传统学术性研究型大学可以办成世界一流大学,在某些领域具有特色的应用型大学同样有望办成世界一流大学。因此,在“双一流”建设中,应坚持统筹兼顾、多元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