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才的科学评价首先体现在评价标准上,而现有的评价机制对一线创新创业人才正向激励不足,甚至引发弄虚作假、学术腐败等突出问题。为科学客观公正评价人才,《意见》按照“干什么、评什么”的原则进行改革,实行分类评价,突出品德评价和注重凭能力、业绩和贡献评价人才。其目的就在于,克服唯学历、唯资历、唯论文等倾向,解决评价标准“一刀切”问题,对不同人才实行差别化评价。

同时,建立科学的教师分类评价体系,推进分类管理。他认为,教师评价应根据不同学科特点、不同岗位职责、不同发展阶段构建教师分类评价标准体系,“评价的内容、重点和方式要体现出差异性”。

“做出影响世界成果的‘土鳖’(本土博士),得到的特别待遇是‘破格提拔研究员’;而作为人才引进的‘海归’,也许什么都还没做,就已经当上了‘研究员’。”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王建宇在今年两会上讲到了这个值得反思的对比。

“别把对学术领域成就的评价简单等同于高考的模式。”刘若鹏说,目前大家呼声比较高的是改革基础创新人才的评价体系,如果只按照论文数,只重数量,不重质量的话,很难激发大家原创性的想法。要让评价和考核的指标更加合理,才能促进基础研究的原创性工作。

不少代表委员认为,“一把尺子量到底”的人才评价机制存在分类评价不足、评价标准单一、评价手段趋同、评价社会化程度不高、用人主体自主权落实不够等问题。其中,人才评价单一化、简单化,是人才评价机制最受诟病之处。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不唯“出身”论人才,“不是头衔说了算”

在他眼中,这根“指挥棒”作为一种价值判断和价值取向,无疑具有极大的导向作用,能带来人才“涌现效应”,“人是改革中最活跃的因素,科学的评价归根到底,还是要激发人的动力、活力和潜力。”

如何用好这座全球最大的人才“富矿”,成为摆在创新中国面前的一道课题,也成为两会期间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近年来,以“出身”论人才,已经成了不少国内高校和科研机构吸纳人才的“标准动作”。一些高校为“海归”博士开出高价码,不仅职称评定“一路开绿灯”,而且在科研资金、住房待遇等方面明显倾斜,甚至有些科研机构和高校用人非“海归”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