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发布的《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9)》显示,目前中国已是全球第一大国际生源国,仅2019年出国留学人员总数就达到54.45万人,其中43.25万人回国发展。

留学产业化 海归学位不再稀缺

“凭借能力仍然能为一年制硕士正名。”陈果说。她表示,大多数情况下,文凭只是一块敲门砖。用人单位仍然侧重求职者的专业素养、实操能力以及面试中的语言表达和逻辑思维。

在陈果印象中,不少一年制硕士“心比天高”。“一方面,时间短,语言环境还没熟悉就回来了;另一方面,工资要得很高,工作水平却达不到预期。”

庞大的市场还催生了一些非常规的服务项目。例如,不出国就能拿文凭的认证服务,以及花高价进名校的学位买卖。一些网站甚至宣传:免GMAT、GRE,不需本科毕业即可申请包括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波士顿大学等知名院校在内的硕士学位。在记者暗访过程中,这项服务定价10万美元。

学制长短是学历含金量的决定因素?就读于香港浸会大学的岳红豆并不赞成类似的判断。岳红豆本科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从大三开始,她便计划去香港读一年硕士。她认为,与侧重理论、注重学术的研究型硕士不同,一年制硕士更偏向实践方面的训练,这与自己想在短时间内提升业务能力的需求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