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企业而言,其思想要解放,不能一味地拿着成熟的技术转化,这样会失去很多机遇。企业的创新需要前移。”丁烈云说。

4月26日,教育部科技司、中关村管委会联合发布方案,将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绩效纳入“双一流”建设考核评价体系。尽管这一方案仅在北京执行,但无疑释放了一个积极的信号。

“现在高校有一个普遍的倾向,用于研究的实验室在新房子里面,用于教学的实验室在老房子里面;用于研究的实验设备都是高精尖,用于教学的设备都比较落后。”丁烈云说,这反映出一些高校并没有把人才培养放在中心位置,这种观念一定要转变。

先进的高科技掌握在大公司手中,国内外皆如此。正如华为总裁任正非曾直言“华为逐步攻入本行业的无人区,处在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无人跟随的困境”。

为此,《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校长丁烈云。

他指出,科技成果转化包括三个方面:科技供给、科技需求、中间环节。科技供给的主力是科研院所、高校,在某种程度上是科技成果转化的推动力;科技需求的对象主要是企业,某种程度上是科技成果转化的牵引力。

就工科创新型人才培养而言,丁烈云认为,要重视工程科学,打牢基础。

他指出,目前全球和中国的各种大学排名,虽然有一定合理性,但也由于片面的学术导向明显而遭到抨击。所谓学术导向,更确切地说是论文导向。

“鼓励不同学科的学生在创新创业基地里,通过相同的课程去相互影响、实现学科交叉,解决综合问题;让工科学生都能经历一个产品产生的全过程,在训练中搞清楚原理、工艺测试、形成产品,类似这样的全方位训练,高校应该多多开展。”采访结束前,丁烈云如是强调。

《中国科学报》 (2019-05-08 第5版 大学周刊)

另一方面,企业中有挑战性、关键性技术,也有一般性、适用性技术。对于研究型大学,尤其是“双一流”高校而言,教授不应去做重复性、实用性技术,而是应该更多地从事引领性、支撑性研究,面向国际科技前沿、国家重大需求搞科研,否则到一定时候就会发现自己远远落后于他人。

“各个地区的表现形式不一样,但都遵循技术转化链的普遍规律。”丁烈云说。

科研成果转化要协同发力

他解释,学科规律处在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中,通过实践弥补对规律认识的不足,这是一种科学的方法。最典型的例子是医学,因为生命科学的规律尚待探索,医学需要通过临床弥补对规律的认识不足。

工科规律尚待实践探索

相反,中西部企业需要增强科技需求的牵引力。比如武汉,高校、科研院所众多,供给力强但牵引力不足。

重视科学性与学科基础

丁烈云表示,企业家要树立领跑意识,寻找发展的动力,企业的创新才会发生前移。

■本报记者 温才妃

在他看来,科技成果转化的难点是工程化,工程化的投资是研究与开发的十倍甚至几十倍,并不是每一项投入都会产生成果,要承受较大的风险。“科技成果从R到I要经历一个‘死亡之谷’,要想走出‘死亡之谷’,就要协同发力,综合施策。”

“科技成果转化尚未解决好的是个性问题。”这也是丁烈云在多个场合强调的观点。

很多工科专业也是这样,很多规律还没有办法实现建模,更应该强化实践和动手能力,把握内在规律。“具体而言,应了解工程实际,从工程问题中发现科学技术问题,通过解决科学技术问题为工程服务。”丁烈云说。

何谓技术转化链的规律?他告诉记者,科技成果转化是技术创新链上的某一环节,技术创新链由R(research,研究)、D(development,开发)、E(engineering,工程)、I(industrialization,产业化)组成。R的研究成果以论文形式反映;D的开发结果以专利形式反映;E是工程化、中试,以样机的形式反映;I是产业化,以产品、商品的形式反映。

此外,“研究成果要转化为优质的教学资源,最终是要让学生受益。总是研究重复性技术也不利于高校培养创新型人才。”他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