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参与ITER计划,有力提升了我国科技创新能力、国际项目管理能力和专业技术人才培养能力。我国在材料科学、超导技术、精密加工等相关领域的研发能力和技术水平取得长足进步,有些技术已经成功实现产业化。

中国国际核聚变能源计划执行中心主任罗德隆说,从2008年至2019年,在中国参与ITER计划(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计划)的带动下,国家磁约束核聚变能发展研究共部署119个项目,总计安排经费约40亿元。取得了多项国际和国内第一的研究成果,使中国在核聚变领域处于与国际同等甚至某些方面领先的地位。同时也“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和平利用核能和人类可持续发展贡献了‘中国智慧’”。

中科院院长白春礼等认为,在谋划和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过程中,既不能急于求成,也不能犹豫不前,需要搞好顶层设计,找准关键问题和薄弱环节,制定分阶段实施的目标任务和路线图,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科技强国建设之路。

面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机遇与挑战,世界强国持续加大科技创新投入,尤其注重发展大科学装置。

大科学工程应该上什么项目、如何论证、怎么评价?部分科学家提出,发展大科学工程既要适合我国国情,也应注重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要坚持择优择重原则,让大科学工程多办大事。

实事求是,科学精神——这是采访中许多科学家强调的发展大科学工程应该秉持的理念。

让大科学工程多办大事

例如,日本在绿色超算领域继续保持领先,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的“菖蒲”蝉联全球节能超级计算机第一名;美国桑迪亚国家实验室在其世界最强辐射源“Z机”装置内开启了氘-氚受控核聚变实验;美国完成人类对木星的首次近距离观测,在运载火箭重复利用方面取得重大进展。

到2035年,培育6到10个项目,启动培育成熟项目,形成我国牵头组织的国际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初期布局,提升在全球若干科技领域的影响力。

在140个足球场大的地面上,数千面天线从中心向外呈旋臂状铺展,延伸着长长的“触角”,恰似一只“巨眼”——中国主导研制的SKA平方公里阵列射电望远镜,将为人类认识宇宙提供历史新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