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一则新闻走进CAR-T世界

“未来,我希望能借鉴国际一流科研机构的人才培养模式并与其实现接轨,为生命健康研究领域培养出更多研究人才。”张同存说。

针对研究型学院的定位,张同存提出要打破过去传统的培养人才的方式,探索本、硕、博连读模式。“本院学生从本科阶段开始就要进入到实验室,训练他们的动手能力。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读到博士,我们在每个阶段都设置了一定的淘汰率,最终能进入博士阶段学习的学生可能不到50%。”张同存说。

他二人设计的治疗艾滋病的方法是:先采集艾滋病患者的血液,从中分离出T细胞,在体外运用基因工程手段重新设计CAR-T细胞,然后将其输回至患者体内。该CAR-T细胞在患者体内能识别并摧毁被HIV感染的细胞,中和血液中HIV含量,可与抗HIV药物联合应用。

目前,张同存团队已向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多国提交了专利申请,相关审批工作已进入实质性审查阶段。“在CAR-T领域,我们实现了又一次突破。”张同存感慨道。

2019年7月和10月,美国分别批准了白血病和淋巴瘤CAR-T治疗药物的上市许可。“如今,我们也正在积极申报治疗白血病CAR-T药物的上市许可,希望这项技术能尽早造福国人。”张同存说。

“做基础研究比做医生的收入低,而且更辛苦。”张同存说,“当医生看病是很累,但一离开办公室就会轻松很多,可做基础研究工作就做不到这一点。在外人看来好像离开实验室、回家了,我也就不再工作了,其实脑子一刻都没有停下来,刷牙、洗脸、上厕所,甚至半夜醒来还在思考问题。”

2019年初的一天,张同存如往常一样在实验室的显微镜下观察实验结果,没想到奇迹出现了——免疫细胞找到了肿瘤细胞并将其消灭。

2008年从美国归国后,曾有一个机会能让张同存重返医院当医生。当时,他考虑了很久,但最终还是打消了做医生的念头。他说,做了十多年的基础研究工作,“舍不得离开”。“做基础研究也非常有意义,可以帮助更多人。”他说。

张同存在实验室 方斌摄

在张同存刚刚组建研究团队时,由于学院原有科研基础较薄弱、平台力量有限,导致科研工作起步非常艰难。

3年前,在海外研究机构从事HIV研究十多年的顾潮江在回国考察期间,得知了张同存用CAR-T治疗艾滋病的想法。而后,顾潮江决定加入张同存团队。

2007年,张同存决定回国继续做基因表达调控方面的研究。当他得知武汉科技大学发布招聘计划时,他立即与校方取得联系。2008年,张同存走上了武汉科技大学的讲台。入职后,学校积极为张同存创造条件,全力支持他的研究发展计划。

从此,他便下定决心,在武汉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健康学院扎根,踏踏实实搞基础研究。

“实现了又一次突破”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今年春节后,我们又对5位患者进行了CAR-T治疗,截至目前已经积累了7个相关病例。我们正在观察临床疗效,希望近期能完成20例。预计,后续再进行半年到一年的患者随访,我们就能拿出更具说服力的报告了。”4月4日张同存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这则新闻把张同存领入了CAR-T的大门。“我感觉这是一个很有潜力的方向。但免疫细胞真能把肿瘤细胞干掉吗?我当时还是半信半疑。”他说。

从读研时起,他就开始从事肿瘤治疗方面的研究。2003年他到美国北卡大学心血管研究所工作,他的研究方向转向了重大疾病基因表达调控。后来,他在北卡大学做到了助理教授,并拥有了自己的独立实验室,还招募了一批中国留学生到实验室来工作。

“智斗”白血病的同时,张同存也在对付着另一个“难缠”的对手——艾滋病。

于是,张同存一边做研究、一边招募人才,先后从英国和美国引进了4位拔尖人才,他们在张同存的带领下迅速成长为学院的科研骨干。

希望能培养出更多研究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