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含金量,家长更需要根据孩子的能力去挑选他们喜欢的、适合的体育活动。根据美国儿童医生的建议,11-14岁的孩子每天需要至少1小时的运动(vigorous physical exercise)。

国际学校学生生活

一个整天沉湎于书本的柔弱娇嫩的书呆子,是不可能有能力应付真实世界里瞬息万变的种种挑战的。在某种程度上,对于政治(特别是国际政治)和商业来说,野性、精明、坚毅以及对人性的洞察等品性也许比对学术的兴趣重要的多。

不少学校体育教练和我讲过“Chinese students quit easily.”中国学生遇到挑战,很快就想到放弃,这也是建议学生参加体育项目的重要原因之一。体育不仅锻炼人的意志力,也能改善学生心理健康问题。不要把时间都花在补课上,每天花一个小时好好运动吧。

国际学校生活

家长不要太介意一开始体育成绩好与不好,是不是有名次,随着身体的变化,成绩会有改变,重要的是孩子的兴趣和家长的坚持。

在美国,大学橄榄球队的教练有可能比校长的收入还要高,球队经常赢球,有钱校友就会支持校队,买票看球并每年不断捐钱给学校,学校的spirit和人气也会上扬。学校的奥数再好也很难鼓舞学校spirit精神。很多中国家长已经认识到体育的重要性,常常问到孩子应该练哪些体育项目有助于未来的大学申请,在这里我们需要提醒大家几点。

首先,大家需要知道的是,在美国人眼里乒乓球和羽毛球不算体育,东部高中基本上没有这类校队。所以,请不要再和美国招办说“我最棒的体育活动是乒乓和羽毛球。”加州华人越来越多,有些学校有羽毛球队,但东部确实还没有碰到过。

第二,如果学生每周练习体育项目仅一小时,可以确定那项体育运动不是学生的特长,最多只是兴趣而已。

美国家长为什么那么重视孩子的体育锻炼?究其原因,固然有活跃校园文化的考虑,但更根本的原因则在于美国社会对体育的重视,体育在人才培养中的特殊作用,校友捐赠以及校际商业比赛的利益驱动等等。

大多数团体类的运动含金量比较高,但中国家长更喜欢个人运动,觉得这样个人时间好安排,所以一窝蜂的去游泳、网球、击剑、高尔夫,到最后又是和亚洲人竞争。现在冰球项目在国内很火,我有一个练冰球的学生,5岁开始练冰球,周末早上6点起床练习。他申请美高的结果非常好,虽然标化不高,但和招办面试时,他提到练球的辛苦远比废寝忘食背单词更有趣。

其次是遵守规则的意识。所有的体育比赛都有明确公平的规则,参与者必须在规则范围内行动,违反规则将受到惩罚。一次比赛就会使学生深刻理解规则和遵守规则的重要性。这些经历在学生心灵中所产生的影响要远比课堂上老师的说教大的多得多。

19世纪末,当钻石大亨塞西尔·罗德在牛津大学确立著名的“罗德奖学金”选拔标准时,曾明确表示他不想要“书虫”,而要有能力的“对有男人味的户外运动有所爱好并表现不凡”、同时还要有点“残暴”的学者。为了确保实现这一要求,他甚至为阳刚运动设置了具体的权重(20%),并将其提高到和学业同等重要的地位。

参加体育项目不只是为了赢,更多锻炼自己的团队精神(teamwork)、体育精神(sportsmanship)、忍耐力和毅力(endurance and perseverance)、态度(attitude)、如何在球场上惨败后吸取教训(how to deal with failures)。

最后一个因素是校际商业比赛的利益驱动。在实用主义盛行的美国,这一点实际上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尽管按照全美大学体育联盟和常春藤联盟的规定,参与比赛的运动员必须是业余而非职业运动员,不能通过比赛赚钱,但校际之间的比赛却是不折不扣的商业比赛。它们为大学带来了丰厚收入:一部分收入来源于门票。那些传统的橄榄球、曲棍球和棒球比赛,往往会吸引数十万观众的参与,不仅有学生和校友,还包括学生家长和所在社区的居民。另一部分收入来源于电视台和网站对体育赛事的转播。还有一部分收入来源于冠名费和商业广告牌——几乎每场大学的曲棍球校际比赛的场地上都挂满了形形色色的商业广告牌。除收入外,校际比赛的商业性还体现在对体育教练的薪酬支出上。这些教练是大学里薪酬最高的人,远远高于大学教授,并且其薪酬水平完全取决于市场竞争。比如,哈佛大学历史上首位带薪的橄榄球教练比尔·瑞德的薪水要比当时哈佛工资最高的教授还多30%,甚至可以和有着40年校长资历的埃利奥特的收入相比。

首要的是勇往直前、不屈不挠、坚持不懈的意志。运动可以帮助学生获得在激烈的对抗和竞争中,面对落后和不利的局面时调整心态、沉着应对、快速决定并重拾活力的经验。运动还可以帮助学生习惯于接受有悖于自己意愿的事实——不可能所有的比赛都能赢,他们可以输掉比赛,但不可以被击垮。

在美国,孩子们小学的时候每周会花5个小时在一个体育项目,而且会有很多孩子同时参加两个体育项目,到初中后,每周体育运动少则10小时/周,多则20小时/周。有的孩子会在练冰球的周末早上5点起床,游泳队的孩子早上上课前会进行游泳训练,下课后再次回到泳池训练,这样花费心思、时间、经历的体育项目,才能称得上是运动特长。

更极端的例子是,华尔街一家咨询公司招聘毕业生的对象居然只瞄准所有大学运动队的队长。因为它发现,与高分学生相比,这些学生所具有的坚毅、时间管理能力和问题解决能力等素质使他们更适合在商界立足。当然,还有一些校队队员在大学毕业后直接进入职业赛场,逐步成长为获得巨大成功的职业选手。比如,全美历史上最著名的高尔夫球员老虎·伍兹,就是从斯坦福大学高尔夫球队走上职业生涯的巅峰的。

1960年,哈佛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本德在他离任前的一份长篇报告中宣称,一个完全由学术成绩顶尖学生组成的群体是不健康的,它不利于学生个体充分、全面的发展。这一观点深刻地影响了此后哈佛和其他顶尖大学的招生培养政策。实际上,美国顶尖大学对体育的偏爱可以追溯到盎格鲁·撒克逊精英文化的母体——英国。

我们常常抱怨现在的孩子不愿意吃苦,但是家长并没有提供孩子吃苦的机会。在美国人眼里,把高中四年里只去了贵州一周做支教的经历做为吃过苦的证明是个笑话。现在让孩子在体育活动上吃苦是有这个必要的。